王力:基于Rough集理论的当地居民旅游影响感知研究以甘南藏族自治州为例

[发布单位:旅游学院    来源:王力 国樱    发布时间:2016-12-26]

姚 会,王 力

( 西北师范大学 旅游学院,甘肃兰州730070)

    摘要: 旅游业是甘南藏族自治州脱贫致富、发展经济、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支柱。基于Rough集理论,通过构建感知模型,从中进行数据挖掘,发现隐含知识,以客观真实反映目的地居民对旅游业发展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影响的感知与态度。在此基础上,提出发展旅游业的对策建议,以期为甘南州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助益。

关键词:Rough集理论; 居民感知; 旅游影响; 甘南藏族自治州

20世纪 90年代 “全球旅游伦理规范”的颁发,确立了旅游业发展必须兼顾当地居民的利益,旅游影响感知成为旅游研究者的研究热点。该领域所研究的内容和世界旅游组织提出的 “居民应作为关怀对象,并且在旅游可持续发展战略中要给予重视”的要求相吻合,同时也能清晰地阐释旅游业发展对目的地的显性和隐性影响[1]。

    目的地居民对旅游业发展带来的损益度感知影响着他们对旅游业发展的支持度,而旅游效应研究不仅可以给规划者提供一些参考,使其做出有效的旅游策划案,还能增强公共参与意识[2, 3]。然而,旅游目的地居民的感知属于异常复杂的心理感受,甘南州又是少数民族聚集地,民族文化差异使当地居民对旅游影响的感知更为特殊,这就需要借助多种研究工具和方法对其进行探讨。本文在使用传统问卷调查法的基础上,为了克服传统方法的主观性和模糊性问题,运用模糊集Rough的统计方法,通过系统分析,以期获得甘南州居民对旅游业发展的最真实感知。

    1 Rough集分析模型

    1. 1 Rough原理模型[4 - 6]

    20世纪 80年代初波兰科学家 Zdzislaw Pawlak提出了粗糙集,这是一种用来处理不精确、含糊性的新型数学工具。粗糙集不但能有效地分析不精确、不完整、不一致等各种不完备的信息,而且能对数据进行深层次的分析与推理,从中揭露隐含的相关知识,发现潜在的规律。其核心内容为: 基于目前给定问题的知识,对问题的论域进行有效划分,在不影响分类能力的前提下,通过对知识进行约简,得出相应概念的分类规则。在实际生活的应用中,一张二维的信息表格往往代表着一个知识表达系统,该表中的列代表属性,行代表所讨论的个体,每一行标志相应个体所具有的属性值。

    1. 2居民对旅游目的地评价的知识表达

    当地居民对旅游目的地的评价知识表达系统为 S = < U, A, V, f >; 旅游目的地的集合 U = {1, 2, 3, 4, 5, 6, 7, 8. . . n} 为论域; C = { K, S, T, W} 为条件属性; D = { z} 为决策属性 ( 评价) 的集合; A = C∪D为属性的集合; Vi为属性 i∈A的值域; f: U × A→Vi为一单映射[7]。众多学者对居民旅游影响感知研究主要集中在目的地居民旅游影响感知的内容与维度[8, 9]、居民感知与态度差异的影响因素和作用模式[10 - 12],部分学者还从时空角度析了旅游地居民对旅游影响感知和态度的分异特征[13, 14],更多的学者是从经济、环境、社会文化等方面研究旅游目的地居民感知[15 - 17]。当地居民对旅游目的地的评价不仅仅只受到旅游目的地资源的影响,还受到区域经济条件、社会条件、文化条件和生态环境的影响。

    本文的问卷设计将甘南藏族自治州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性与 AP、Crompton提出的评价指标相结合[18],整理为包括 27个旅游影响感知题项的指标,并将这 27个指标分为四大类,再对这些指标进行分析处理,引入以下记号: k表示区域经济条件,其中 k1代表收入差距、k2代表物价水平、k3代表土地房屋价格、k4代表投资融资、k5代表交通状况、k6代表消费方式; S表示区域社会条件,其中S1代表娱乐活动、S2代表基础设施、S3代表公共设施、S4代表文明程度、S5代表女性地位、S6代表犯罪现象、S7代表人际关系; T表示区域文化条件,其中 T1代表宗教信仰、T2代表价值观、T3代表饮食文化、T4代表服饰文化、T5代表语言文字、T6代表民族文化建筑; W表示区域环境条件,其中W1代表社区卫生、W2代表社区绿化、W3代表生活垃圾、W4表大气质量、W5代表水源质量、W6代表土壤质量、W7代表噪音污染、W8代表动植物数量。

    我们将条件属性的每个指标主要分为5个等级 1减弱、2极大减弱、3无变化、4增强、5极大增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递增的。相应地,将决策属性的指标分为5个等级, 1大力支持、2支持、3不关心、4反对、5极力反对。2015年 8月 13日—21日我们在甘南州多地进行了抽样调查,范围主要包括甘南州全区,共发放500份调查问卷,回收 444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 88. 8% 。对 444份有效问卷进行了数据统计处理,得出的具体信息决策见表1。

    2 Rough集分析应用

    2. 1 Rough集适用于分析居民的旅游感知

    Miehael J Keane认为,西北民族地区旅游产业要保持它的特色,社区居民的参与显得异常重要。这是因为: 首先,本地居民的广泛参与有利于避免当地特色旅游资源枯竭现象的产生;其次,本地居民能正确地理解区域文化和资源特色主要依赖于他们对当地文化怀有的自信心、自豪感; 第三,只有社区居民的广泛积极参与,才能保证本地区的生活系统有足够的活力来抵抗外部因素造成的一些影响[9]。当地居民的感知对旅游业的发展尤其重要,而甘南藏族自治州境内分布着藏族、蒙、回、土等24个少数民族,各个民族的文化底蕴、民俗风情、生活习俗等都不相同,各种差异使当地居民的感知存在着复杂性、多元性、不确定性,而Rough集能高效地分析不精确、不一致、不完整等各种不完备的信息,进一步地对数据进行分析与处理,发现其中隐含的相关知识,揭示其中潜在的规律。基于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特殊性,Rough集完全适用于分析当地居民的旅游感知。

    2. 2 Rough集属性约简和属性值约简

    属性约简: 为了从大量的已知数据中有效剔除不具有影响力的条件属性,本文采用条件属性约简算法和条件属性值约简,采取逐条决策规则分析,并在此基础上选取决定性的属性值,去除冗杂的属性值,发现决策( 评价) 规则。定义 1———设R是一个等价关系族, r∈R,如果 IND (R) = IND (R - r) ,则称 r在R中是被可约的知识; 如果 P = R - { r} 是独立的,则 P是R中的一个约简。定义 2———如果任一 r∈R是R中不可约去的,则等价关系族R是独立的; 否则R是相关的。定义 3———R中所有不可约去的关系称为核,由它所构成的合称为R的核集,记成 CORE (R)。经计算得出条件属性约简表( 表 2) ,得出核集 CORE (A) = { k3, S2, S6, W8} ,即当地居民最关心的是旅游业的发展能否影响到土地和房屋价格、基础设施条件、犯罪现象、动植物的数量。

    属性值约简: 对属性约简表采取逐条决策规则进行分析,选用起决定性作用的属性值,去除冗余的属性值。分析决策规则2得出规则 K34W82→D2; 分析决策规则 18得出规则 S63W81 →D1; 分析决策规则 29得出规则 S25 →D1; 分析决策规则 42得出规则 S62W81→D1; 分析决策规则 59得出规则 K33S64W83 →D1;分析决策规则 68得出规则 S25S62 →D1; 分析决策规则 74得出规则 W82→D1; 分析决策规则 82得出规则 K33S23→D1; 分析决策规则 101得出规则 W84 →D1; 分析决策规则102得出规则S25S63→D1; 分析决策规则 115得出规则 115的 W83 →D1; 分析决策规则 133得出规则 S64 →D1; 分析决策规则 164得出规则S25S64W85→D1; 分析决策规则 168得出规则 S24S62W84 →D1;分析决策规则 180得出规则 S25S64 →D1; 分析决策规则183得出规则 W82→D1; 分析决策规则 187得出规则 K34W84 →D1; 分析决策规则 235得出规则 S25W81→D1; 分析决策规则 266得出规则 K35S63W83→D1; 分析决策规则 406得出规则 W81→D1; 分析决策规则 409得出规则 S61→D1; 分析决策规则 414得出规则K35→D1; 分析决策规则 66得出规则 S61→D2; 分析决策规则 98得出规则 K34S63 →D2; 分析决策规则 103得出规则 S25W85 →D2; 分析决策规则 104得出规则 S23S64 →D2; 分析决策规则 107得出规则 W82→D2; 分析决策规则 111得出规则 K32→D2; 分析决策规则 121得出规则 K34 →D2; 分析决策规则 122得出规则S24W82→D2; 分析决策规则 135得出规则 S24→D2; 分析决策规则 155得出规则 S23S63→D2; 分析决策规则 211得出规则 W85→D2; 分析决策规则 212得出规则 W84 →D2; 分析决策规则 220得出规则 S65→D2; 分析决策规则221得出规则 K34S24S64W81→D2; 分析决策规则 259得出规则 S24 →D2; 分析决策规则 285得出规则 K34W83 →D2分析决策规则 304得出规则 S23S64 →D2; 分析决策规则 315得出规则 S64W84→D1; 分析决策规则 319得出规则 W83→D2; 分析决策规则 340得出规则 S64W81 →D2;分析决策规则 342得出规则 342的约简为 W81 →D2; 分析决策规则 386得出规则 386的约简为 S24→D2; 分析决策规则 420得出规则 420的约简为 W82→D2,综合起来为:

K34W82∨S63W81 ∨ S25 ∨ S62W81 ∨ K33S64W83 ∨ S25S62 ∨W82 ∨ K33S23 ∨ W84 ∨ S25S63 ∨ W83 ∨ S64 ∨ S25S64W85 ∨S24S62W84∨ S25S64 ∨ W82 ∨ K34W84 ∨ S25W81 ∨ K35S63W83 ∨W81∨S61∨K35→D1

S61 ∨ K34S63 ∨ S25W85 ∨ S23S64 ∨ W82 ∨ K32 ∨ K34 ∨S24W82∨S24∨S23S63∨W85 ∨W84 ∨S65 ∨K34S24S64W81 ∨S24∨K34W83∨S64W84∨W83∨S64W81∨W81∨S24∨W82→D2

    由上述四条复合决策规则组成的算法所包含的信息为:①对 D = (1大力支持) 或 D = (2支持) ,所包含的信息为旅游目的地的土地和房屋价格极大提高、基础设施极大增加、犯罪现象减少,当地居民会支持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而动植物的数量增加对当地居民的影响不大。综上分析可知,在旅游影响感知方面,当地居民真正关心的是发展旅游业是否能提升当地的土地和房屋价格,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减少犯罪现象的发生,这也将成为今后甘南州旅游业与当地居民利益协调发展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②粗糙集Rough的分析结果显示,甘南州的当地居民对发展旅游业的态度是积极的,且当地居民最关注的是旅游业的发展能否为他们带来经济收益。甘南州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属于经济欠发达的贫困地区,社会发育程度相对较低,人类的经济活动和外来文化对甘南州的自然景观与人文习俗造成的干扰和影响相对较小,因此当地居民很好地保存了当地的自然生态与人文习俗,构成了发展旅游业的潜在基础。截至 2014年年底,甘南州旅游接待人数和旅游综合收入已连续五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虽然甘南州旅游业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但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显著提高,主要收入仍然是以农牧业为主,增收的空间十分狭窄,因此当地居民希望通过支持旅游业的发展,拓宽自己的就业渠道,改变生产生活结构,提高生活水平。

    3.甘南州旅游业发展的对策和建议

    甘南州是以藏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集地,他们特有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结构、神秘古朴的藏族文化、独特的民俗风情、深厚的历史文化遗产,构成了甘南州独特的民族旅游资源。目前,甘南州主要自然景观达60处、人文旅游景观达 90余处。其中,国家 A级旅游景区 18个、4A级旅游景区 6个、3A级旅游景区 4个、2A级旅游景区 8个,甘南州具备发展旅游业的基础和优势。但现实情况是,甘南州无论在经济区位、地理区位、交通区位,还是社会发展、文化教育、思想观念等都相对封闭或滞后,造成了贫困面广、贫困量大,而且贫困的程度较深,社会民族矛盾较为突出,总体发展较为迟缓。

    通过粗糙集 rough的分析结果可知,甘南州的当地居民对发展旅游业的态度是积极的。甘南州虽然旅游资源相对丰富,但经济相对贫困,属于欠发达地区,因此必须大力实施旅游扶贫工程,对贫困地区的旅游资源实施保护性开发,大力发展旅游产业,依靠旅游业的发展带动和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促进自我发展,进而实现脱贫致富[19]。

    如今,旅游扶贫已经成为解决 “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促进地区经济、社会与环境和谐的有效途径之一[20]。因此,对甘南州实施旅游扶贫,必须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把当地居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因为旅游扶贫会给贫困地区带来各方面的效应,最主要体现在旅游业的发展对贫困地区的经济和非经济方面产生影响和作用的效应是非常显著的,其综合效应为旅游业的发展给当地带来的经济、社会文化及生态环境方面产生的影响也是非常显著的,特别是对于贫困人口来说,经济影响是最重要的,同时也是他们最期盼的[21]。

    对甘南州进行旅游开发,将当地居民的发展贯彻在旅游扶贫发展的全过程,通过组织当地居民参与旅游业的开发,加大当地居民服务旅游的比重,鼓励当地居民参与旅游业发展,并制定适合当地居民加入旅游业的优惠政策,转变居民的生活结构,最终才能实现旅游扶贫与人的发展高度关联。旅游扶贫的同时也为当地居民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一旦当地居民在销售旅游产品时获得了经济上的收益,生活条件得到改善,势必会点燃当地居民开发旅游产品的激情并进一步在经济上获得更大的收益。旅游扶贫 “渗透作用”的获利间接地会提高旅游业的服务质量,加快当地居民摆脱贫困的节奏,相应地旅游业也得到快速发展。

    随着城镇化水平的加速提高,旅游业和城镇化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在对甘南藏族自治州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应注重城镇化和旅游业的协调发展,发挥城镇作为发展甘南州旅游业依托性的关键作用,两者互相促进,形成甘南州旅游业的良性循环系统。目前,产业融合已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旅游业又是一个关联性极强的产业,甘南州的基础性产业是农牧业。周振华指出,产业融合是把不同产业或同一产业内的不同行业通过相互交叉、相互渗透,逐渐融为一体,形成新产业属性或新型产业形态的动态发展过程[22]。因此,要想使甘南州快速有效的脱贫致富,必须打破旅游业和农业的界限,实现旅游业和农业的优势融合,在增加甘南州旅游业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增加了农业的经济效益,使资源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这样会加速我国西北民族地区产业的发展进程,相应地旅游业也得到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