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院设置-传媒学院-传媒六艺-文学创作-正文

《岸》——陈思雯

发布时间:2017-07-06

 

柠檬糖的酸涩弥漫在课桌周围,浓郁的嗅觉刺激让同桌打了个激灵。讲台上老师的身影和爬满公式的黑板交织,像一幅破碎的油画,重叠着现实和虚无。

白芷汀已经不是第一次困倒在课堂上了,高三的节奏永远是那么繁复且单调,每个人都像一只灰白色的鸽子,有条不紊地飞行在预设好的航线。而有的人却偏偏想去探索未知的彼岸。

收拾好今晚的习题,白芷汀飞快地跑进了画室,拿起画笔的她困意全无,细腻的白纸上不一会儿就勾勒出流畅的线条。“白芷汀,你最近状态不错啊,把暗面线条粗重的对比微妙处理的很恰当,是个考美院的料!”李老师边笑边说。“谢谢。”白芷汀洁白的脸上染上一层红晕,浅浅的酒窝时隐时现。每天晚自习去画室练习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让她一直坚持的原因,就是想通过艺考进入美院深造。

“芷汀回来啦!来,快坐下喝了这杯牛奶!”爸爸递过一杯牛奶,“累不累啊,快艺考了,压力大吗?”妈妈问。“不累不累,李老师还夸我进步了呢!”白芷汀接过牛奶,一口气全喝个精光。“姐姐姐姐,回来啦!”白芷汀听到弟弟喊她,立即跑进卧室。“郁青怎么又不睡呀,早点睡才能长大个哦!”她抱起在地上乱爬的弟弟,“郁青今天听话不?”“听话听话,姐姐也听话。”弟弟笑起来像个天使。

“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当年的白爸爸去岳阳楼游玩,望向远方的岸,心旷神怡。于是给他的一双儿女,起名为:白芷汀,白郁青。而古文中的美好场景在现实中却南辕北辙,六年前年近40的妻子产下一名男婴,沉浸在喜悦中的的他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到了三四岁都无法正常行走。去医院检查的结果,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平添了几分痛苦。白郁青患有肌张力运动障碍,无法正常行走。而令他欣慰的是,儿子虽然不能走路,但智力很好,聪明伶俐。

而白芷汀更加清楚自己的美术梦想,给家里增添了不少经济负担,不过父母却从未有任何怨言,默默地为她提供昂贵的美术学费。所以白芷汀看起来比同龄女孩儿更加明白努力的意义,也更加勤奋。

上午第二节课是历史,课本上生动的人物插图让白芷汀忍不住拿起铅笔描摹,“哇,芷汀你画的好棒!”同桌何逸满脸羡慕。“这些都是老一辈艺术家的名作,画起来的确有些难度,你瞧,秦始皇的胡须我给画歪了,哈哈!”话音没落,历史老师的粉笔头准确的砸中了何逸的头。“何逸,你瞅什么?”何逸怯怯的站起来,一言不发。老师走到何逸桌前,一副简洁大方的古人画像摆在试卷上。“这是谁画的,还想不想考大学?”老师厉声呵斥。“对不起,是我。”白芷汀弱弱的站起来。

‌    罚写检查,全班通报批评,告诉家长……白芷汀看到爸爸来到学校对老师的责备不敢多说一句,内心充满了愧疚。“文化课才是硬道理,白芷汀自从学美术后,成绩都退步不少,你们做家长的也是,怎么能惯着孩子的脾气随心所欲,想学啥就学啥……”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不起老师,给您添麻烦了。”爸爸一直在重复这句道歉的话。

‌出乎白芷汀的意料,那天回家爸爸领着她来到了一座桥上,一座很旧的石桥,芷汀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去爬,因为上面刻了许多精美的鱼,现在好几年都没来过,可熟悉的纹路她都记得。

这些鱼形态各异,但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河的对岸。“小时候你喜欢看鱼,长大了要学会游到对岸啊,岸的那边才是个更大的世界。”爸爸静静地望着芷汀,“别担心,你好好学习,安心画画,请家长的事别告诉你妈妈,她已经够操心的了。”“爸爸。我让你失望了。”白芷汀说。“不,孩子,我永远相信你。我晚上有个应酬,你去康复中心接弟弟吧。”

白芷汀一个人静静走在马路上,小镇人声鼎沸,充满了市井的气息和烟火的味道。白芷汀走进绿色的康复中心大门,去接弟弟。“还没到时间,小姑娘,你先等下。”穿着白色制服的阿姨礼貌地说。白芷汀只好透过玻璃来观察弟弟的康复情况,肌张力有障碍的孩子需要通过特殊的医疗器械来进行走路的康复训练。白郁青被夹在两个铁杠之间,双手扶着铁杆,一步一步艰难的行走,小小的脸蛋儿涨得通红,白芷汀注意到他脊背处的衣服已经湿透。“郁青,你今天怎么走的那么慢!”康复员林老师不耐烦地用小木棍敲了敲铁杆。也许是视觉的错位,白芷汀好像看到林老师的小木棍敲在了郁青的手上。“住手,你怎么能打我弟弟!”白芷汀疯了般冲进康复室抱起弟弟,恶狠狠的瞪着林老师。“我,我没有打他!”林老师被白芷汀的突然闯入吓了一跳。“胡说,我明明看到了!”林老师不知道这个穿着白裙子的清瘦女孩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气场。“姐姐别生气,别生气,郁青还没练完呐,放我下来!”郁青轻轻拍着姐姐。“走,咱不练了,不在这里让他欺负你!”可谁知郁青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不,我要练完……爸爸说……郁青练好了就可以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了……”白芷汀一脸窘迫,不知所措。“刚才我的确有些着急,可我真的不会打他,他的康复状态良好,你这样会耽误他的康复,小姑娘。”林老师柔声说。白芷汀默默点头,静静走向门外,透过清澈的玻璃他看到弟弟冲他微笑,坚强的脸蛋儿红扑扑的透着调皮。虽然他不能正常行走,可他却一直在坚持,为了自己的心愿,所以才不肯辜负所有的努力。

‌    距离月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一桩喜忧参半的消息,让白芷汀既兴奋又紧张。全市绘画比赛即将开始,获奖者可获得5000元奖金,而整个画室最看好她的李老师将名额给了自己。可是如何平衡文化课和比赛之间的时间,又让白芷汀充满了挑战,于是白芷汀决定放弃午休学文化课,晚自习全心全意备战比赛。

‌经过半个月的磨练,白芷汀消瘦了一圈,这让爸爸十分心疼,“闺女,咱别这么拼命,你好好的就行!”“不,我要赢得那比赛!”白芷汀顽皮的一笑,“如果我要赢了奖金,我就带着弟弟去旅行,然后请咱们全家人吃大餐!”

比赛的日子到了,李老师领着白芷汀进入考场。“芷汀,你画画的技巧很棒,只是有一点僵硬,这次比赛你要好好投入情感。绘画,重要的不是看你的技艺有多么高超,而是情感的流露所引起的共鸣。老师相信你,加油!”白芷汀嫣然一笑,“我想我可以做到!”

比赛正式开始,这次是命题水粉题目只有一个字——岸。看到这个题目,白芷汀若有所思,并没有着急动笔,她回想起了自己的生活,爸爸,弟弟,老师……甚至想到未来考入美院的自己。

细腻的白纸上,一个中年男人领着一个小男孩儿在爬一座石桥,小男孩儿步伐很小,累得涨红了小脸儿,却流露一脸兴奋,眼睛一直望向河的对岸。中年男人一点鼓励的微笑,桥下鲜艳的鱼儿向着岸的方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一名背着画板的少女,笑容灿烂,张开双臂向对岸跑去……

白芷汀的心越来越宁静,无论获奖与否,这都是她心目中最棒的作品。

走出考场,白芷汀带着弟弟去爬石桥。“小鱼儿游呀游,游到对岸拍皮球,蚯蚓笑,蝴蝶飞……”郁青兴奋地唱起了童谣。“郁青,你要像小鱼儿一样游到对岸哦,那里有更大更好的世界。”小家伙歪了歪脑袋,眨了眨眼睛,“哦,那姐姐是美人鱼变身吗?”“哈哈哈哈哈哈!”

天朗气清,轻风拂面,岸芷汀兰,郁郁青青。